纪念|朱延庆:深切怀念人民艺术家秦怡

我曾几次与有关领导去邮电部、国家文物局、省政府汇报并商讨相关的筹备工作。经商定,大会开幕式文艺演出《邮之魂》请秦怡为首席主持。市人民医院财务科科长蔡小生与其妻均是上海人,他们有亲戚在上海电影制片厂工作,与秦怡熟悉。联系后,秦怡答应于8月22日上午9时在家中会见我们。

那年,她已75岁,略施脂粉,红唇,金发,雍容、端方,目光炯炯有神,看上去要减去20岁。

迎着北窗有一张书桌,桌上放着稿纸和一些资料,她正在写作。十一月份电影家协会要为她举办从事电影工作60年纪念活动,为她出两本书。她说,整天忙碌,只能用点滴时间写。她的妹妹秦雯前日跌了一跤,股骨颈骨折,住中山医院外宾病房,每日100美元,她要常去看望。

我们访谈时,跟着秦怡多年的老保姆不时来加茶,她的有精神分裂症儿子金捷有时会在客厅外走动,偶尔发出笑声,但不进来打扰。

在97中国邮文化节期间,高邮将举办秦怡60年电影回顾展。秦怡情不自禁地谈起她拍过的影片。我说,我们大都欣赏过,留下极深、极美的印象。秦怡谈到1964年与丈夫金焰合拍了一部《浪涛滚滚》。金焰演水利工程局局长,她演党委书记,也是夫妻,二人为工作吵了一架,斗争激烈。1965年审查时遭到批判,未能上演。后来周恩来总理看过此片,金焰、秦怡也在。周总理对二位说:我看不错嘛!二人争吵反映思想斗争激烈、深刻,人物表演也有深度。近几年电视台曾放映过片断。她希望10月能在高邮放映,片子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资料室,主任是岳晓梅。

她说她很忙。昨天是生日,晚上参加了演出,九月份党的十五大召开,要去北京演出。她刚从美国、韩国回来,去美国是应邀访问;去韩国,是参加她丈夫金焰塑像的揭幕仪式,金焰是韩国人。秦怡说:她是电影家协会办的文艺沙龙董事长,晚上在那儿上班。

秦怡欣然答应担任97中国邮文化节的主持,但她说不能久站,因腰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右腿常疼痛;她希望将她儿子带到高邮。至于男主持,她提到了孙道临、乔奇。孙道临正忙着拍《詹天佑》,又是他夫人王文娟主演的影片《孟丽君》公司的负责人,且常有外事活动。乔奇也是老一辈艺术家,几十年来他与大导演黄佐临先生的夫人金韵之(丹尼)一直是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主要演员。当即秦怡打电话给乔奇,乔奇一口答应,并说:高邮的同志不要登门请我了,你秦怡电话通知就行了。从此也可见二位艺术家之间情谊之深。

秦怡自称是秦少游后裔,她的上海祖先是城隍爷秦裕伯,从无锡迁来的。无锡的秦邦宪(博古)是秦少游后裔。我说:中国驻联合国大使秦华孙,高邮人,也是秦少游后裔,秦家出了不少名人啊!秦怡脸上露出喜悦神色,她说:我是秦少游的36世孙,我的根在高邮。

秦怡讲话始终不紧不慢,有问必答,为人谦和可亲,绝无明星的架子,很使人产生发自内心的尊敬。

1997年10月7日下午,秦怡、乔奇二位抵高邮,住华联宾馆。下午四时我即去宾馆看望。五时许乔榛、丁建华到。晚餐后,我陪秦怡等四位去北海影院,与观众见面。人山人海,场面热烈壮观。观众极其崇拜秦怡。秦怡讲话也极具大家风范,她说:我从事文艺工作只是时间长了些,其实贡献并不大,我还要继续努力,为人民多拍好影片。她的讲话声时时被群众热情的呼喊声淹没。她还讲到小时候上小学的情景,从小就喜欢艺术,立志要为人民演好戏。

接着,我又陪秦怡等四位到97中国邮文化节大会现场(原体育馆)彩排。秦怡、乔奇、乔榛、丁建华主持,《西游记》中扮猪八戒的马德华(也是我们去北京请来的,他住的小区是高邮人邱迎东开发的)演唱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

10月8日上午七时半,我即去华联宾馆陪秦怡等用早点,同时参加的还有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居云保、市政协副主席王履凤。秦怡盛赞高邮的点心别致、味美,难忘。

九时于北海电影院参加“秦怡从影60年回顾展庆典”。会上秦怡朗诵了艾青的诗《生命》,抑扬顿挫,充满深情。朗诵这首诗时,秦怡将她的身世、对生命的价值的理解以及对待生活中的不幸的奋发、刚毅的抗争均融入其中,决心一辈子不顾艰难困苦,奋勇直前,“将要用自己的悲惨灰白,去衬映出新生的跃动的鲜红。

乔奇朗诵了诗歌《人的一生》。我记得诗中说,人的一生只有“三天”:昨天、今天、明天,抓住了今天就成就了明天。会场群情振奋,激昂欢腾。接着,秦怡、乔奇、乔榛、丁建华与观众在北海电影院广场合影,人民艺术家永远在人民中间。

事后,我忙于接待邮电部副部长刘平源等,又忙于主持邮文化学术研讨会,未能陪同秦怡等参观盂城驿、文游台等文物景点,也未能陪同秦怡到秦少游故里武宁乡少游村去认祖归宗,深以为憾。

10月9日晚七时,97中国邮文化节开幕,省政府秘书长刘坚主持,副省长季允石、邮电部副部长刘平源(组委会主任)、国家文物局局长马自树(组委会副主任)、高邮市委书记徐赴前(组委会秘书长),扬州市委书记吴冬华授节旗给高邮市长卜宇。《邮之魂》文艺演出时,秦怡、乔奇、乔榛、丁建华主持,央视的周涛也赶来参加主持。

文艺演出中,张也唱了《万事如意》等4首歌,吴雁泽唱了《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等4首歌,马德华演“猪八戒与高邮”。

10月10日七时许,我到华联宾馆与秦怡等话别。秦怡说:我下次还要来高邮,高邮是我的根。

以后秦怡迁入莘庄新居,偶有电话问候。后来,渐渐不联系了,但我经常关注着她的动向与健康。前几年高邮的许伟忠同志与秦氏族人追寻秦少游足迹两年多,曾拟造访秦怡,她身体不适,住院,未成。

秦怡一生为人民拍了40多部影片,人们深深地爱着她在影片中的人物形象和表演艺术,是当之无愧的“人民艺术家”。

人民艺术家秦怡逝世

光明日报上海5月9日电 中国党员,“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第三、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顾问,上海电影家协会原常务理事,国家一级演员,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上海电影制片厂离休干部秦怡同志,于2022年5月9日在上海逝世,享年100岁。

秦怡,1922年1月出生于上海,曾就读于上海中华职业学校。1938年,奔赴武汉参加抗日宣传,后辗转至重庆,加入中国电影制片厂任演员。1941年,离开制片厂参加中华剧艺社,开始在话剧舞台施展才华。抗战结束后,秦怡回到上海,主演抗战题材影片《忠义之家》《遥远的爱》。1949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成立,主演建厂后第一部故事片《农家乐》。

秦怡是百年中国电影史的见证者和耕耘者,在80余年的演艺生涯中,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主演了30多部故事影片。1955年开始,相继主演《马兰花开》《铁道游击队》等影片,为新中国银幕留下了马兰、芳林嫂等经典形象。1957年,主演新中国第一部彩色体育片《女篮5号》,影片中的林洁成为她表演生涯中的代表性角色之一。1959年,在电影《青春之歌》中饰演地下党员林红,为中国电影银幕留下不朽的女性革命者形象。2014年,以93岁高龄编剧并主演电影《青海湖畔》,在青藏高原坚持拍摄一个多月。2019年,秦怡获得“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

5月刚过14天已经有5位艺术家先后去世秦怡葬礼已举办

虽说生老病死是常事,但从5月初截至5月14日,就有多位艺术家先后逝世,这样遗憾的消息接连而来难免会让人心生感伤。

5月9日,著名艺术家秦怡老师逝世,享年100岁,在秦怡老师去世后,秦怡老师的诸多好友与圈内许多明星都纷纷送上了悼念,其中包括胡歌、李冰冰等人,可以说,秦怡老师的去世对整个演艺圈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年轻时的秦怡在婚姻上虽然坎坷,但在演艺方面,她对推动整个电影行业的发展起到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如《野草闲花》《女篮5号》《三个摩登女性》等,都是秦怡老师心血之作,就算是步入晚年,秦怡也依旧活跃在荧幕上,将她的一生都献给了电影行业。

5月12日,秦怡老师的葬礼举行完毕,根据媒体的报道,秦怡老师在去世以前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墓地,位于她第二任丈夫碑石的右侧,而在这片墓地中还有许多秦怡的故人,包括她少女时期最钟爱的明星阮玲玉,相信与这些友人为邻,秦怡老师也不会感到孤单。

5月10日这天,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袁世海的长子袁少海先生因病去世,享年77岁,随后,其女袁姗姗和女婿黄日君发布讣告。

袁少海先生和父亲袁世海一样,从小受到家庭环境影响与艺术熏陶的他早早就进入戏曲学校学习,师从郝寿臣。

1965年毕业后,袁少海就被分配到了锦州京剧团,并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代表作,如《红灯记》《群英会一回书》等。之后,袁少海又担任了中传国艺文化交流中心的艺术顾问,兼中礼书画院副秘书长等工作,对戏曲文化的传承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我们也希望袁少海能一路走好!

而在5月8日这天,中国文艺网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则消息,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教授、著名男低音歌唱家吴天球先生于5月7日因病去世,享年88岁。

据悉,出生在农民家庭的吴天球因成绩优异得到远赴保加利亚深入进修的机会,1961年毕业后,吴天球选择回国任教,可以说,吴天球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他所热爱的音乐事业,代表作品有《跳蚤之歌》《伏尔加船夫曲》等,同时,他也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声乐家。

5月8日晚,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发布讣告,并在其中注明了吴天球的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公开告别仪式。”在这之后,网上也有许多吴天球的后辈发文,如制片人谢宇、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沈凡秀等,都表达了对吴天球的怀念。

5月12日,上海艺术界传来噩耗,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派五老”之一的李蔷华去世,享年93岁。

作为程派青衣,李蔷华从9岁就开始学京戏,她不仅是程派艺术的传人,同样也是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代表人物,其代表剧目有《二堂舍子》《朱痕记》《春闺梦》等。

不止如此,李蔷华还为传承戏曲培养了大批年轻人,她一生弟子众多,其中有许多更是成了各地艺术剧团的骨干分子,为戏曲传承做出了巨大贡献,希望李蔷华艺术家一路走好。

身为京剧名家的任德川老师还是国家一级演员,作为言派老生,任德川还是言少朋的亲传弟子,7岁时,任德川就曾登台出演《三娘教子》,等到了1953年,任德川又与京剧大师同台出演《三娘教子》,再饰“小薛琦”一角。

之后任德川就成了年纪轻轻的台柱子,紧接着又开始学习言派风格,在他苦心钻研言派唱腔的同时,任德川也在将言派剧目不断革新创编,并且尽心传承,在舞台上,任德川先生也留下了不少经典角色与剧目,为我国京剧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尽管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见证并经历的人生状态,但面对这些艺术家的猝然离世,还是免不了惋惜,不过好在优秀的艺术作品总是能得以传承,相信有这些作品的存在,这些值得人敬重的艺术家心中也会少一些遗憾,多一份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