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世界杯扩军是为中国量身定制?亚洲区实际上只增加了一席

会议除了决定今年6月份的女足世界杯赛上将全面启用VAR技术,在2021年创办全新的、有24队参加的“国际足联俱乐部世界杯赛”以及确定其他赛事时间或主办地点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将2022年世界杯赛是否扩军为48队的问题推迟到6月初再做最终决定。

众所周知,从去年俄罗斯世界杯赛传出卡塔尔世界杯赛有可能扩军为48队的消息开始至今,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甚为活跃,为了实现扩军事宜,活动相当频繁,多次前往中东地区国家展开各种游说与公关,全力以赴推动扩军事宜。

那么,身为国际足联主席的因凡蒂诺缘何此时此刻强烈要求扩军、甚至某种程度上是逼迫卡塔尔“就范”?

本来,世界杯赛“扩军”事宜早有定论,即国际足联早就做出了决定,即从2026年世界杯赛起,将由现在的32队增加至48队。

而且,以美国为首的美国、加拿大以及墨西哥三国已经在去年6月份的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拿到了该届世界杯赛的主办权。按照这种情况,各大洲具体的竞赛方案等也可以提早拟定。但是,俄罗斯世界杯赛之后,将扩军方案提前到卡塔尔世界杯赛执行,这完全是有悖常理的。可是,因凡蒂诺似乎有意打破常规,不断到处游说,并在各种场合宣扬扩军48队的好处。

不仅是抓住机会到处宣扬48队的“好处”,因凡蒂诺还亲自前往中东到处游说。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从去年年底至3月初,因凡蒂诺已经先后八次前往中东地区,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前往海湾国家,除了参加各种活动之后,就是秘密会晤海湾国家的领导人,密谋与卡塔尔联手主办2022年世界杯赛事宜。

譬如,在今年1月份出席阿联酋亚洲杯赛开幕式之前,因凡蒂诺就曾前往沙特、阿曼、科威特等国进行访问,然后抵达阿联酋参加亚洲杯开幕式之前的一年一度的迪拜国际足球论坛,在论坛宣扬扩军48队的好处。随后,因凡蒂诺在亚足联主席萨尔曼的陪同下出席了亚洲杯开幕式。开幕式结束之后,因凡蒂诺离开了阿联酋。

3月3日,因凡蒂诺与阿曼国王的私人代表、副总理阿萨德赛义德进行会谈

在出席亚洲杯冠亚军决赛之前,因凡蒂诺再一次出访科威特,与科威特方面就承办部分比赛事宜展开协商,然后与科威特足协主席一起乘坐专机直接飞赴阿布扎比出席亚洲杯决赛以及赛后颁奖仪式。而在亚洲杯赛落幕之后,因凡蒂诺又飞往阿曼,目的当然无需多言。

随着3月15日国际足联理事会会议的日趋临近,因凡蒂诺再一次忙乱起来。3月1日,他先是会晤了沙特体育权力总机构(类似中国国家体育总局)负责人阿卜杜尔阿齐兹王子;3月2日,他再次飞赴阿曼,先是与阿曼体育事务部(类似中国国家体育总局)部长谢赫萨阿迪会谈。

随后在3日与阿曼国王的私人代表、副总理兼国际关系与合作事务部部长阿萨德赛义德进行会晤,双方直接在赛义德的办公室进行了会谈,核心线年世界杯赛部分比赛场次的问题。至3月6日,因凡蒂诺又前往科威特,密会科威特王室成员。这已经是因凡蒂诺在不到35天时间里第三次造访科威特。

如此密集访问这些国家,因凡蒂诺的用意和目的也就无需多言,就是希望全力以赴能够将世界杯赛扩军变成现实。可以这么说,为了扩军,因凡蒂诺本人可以说是已经“操碎了心”。当然,对扩军事宜如此上心,因凡蒂诺当然是“有所得”。

在3月15日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会议上,由因凡蒂诺专门指示成立的“特别工作小组”提交了有关2022年世界杯赛扩军48队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在这份长达83页的报告中,“特别工作小组”从各个角度展开论证,即证明因凡蒂诺所提出的“48队方案”是可行的。

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通过世界杯赛的扩军,由现有世界杯赛的64场比赛增加至80场比赛,完全可以在原定的28天时间内进行完毕,而且,各队的休息时间等也可以得到保证,但这意味着一天要进行6场比赛。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国际足联通过扩军,可以在原有收入基础上再增加3亿到4亿美元,包括1.2亿美元的电视转播收入、1.5亿美元的市场开发收入以及9000万美元的门票收入。

3月初,曾披露过这样一则消息,即国际足联在2015年爆发了前所未有的丑闻后,国际足联经历了历史上最为严重的危机。

但是,在俄罗斯世界杯赛周期(即2015年至2018年)结束之后,国际足联的现金储备飙升至创纪录的27.4亿美元,而在俄罗斯世界杯赛结束时,国际足联的现金储备为16.53亿美元;而总收入则飙升至64亿美元!换而言之,国际足联不仅完全度过了危机,更已经成为了一个健康且继续处于发展之中的国际组织。这也从一个侧面佐证了因凡蒂诺作为国际足联主席是“领导有方”。

只有因凡蒂诺报名竞选国际足联主席连任、在没有其他候选人的情况下,因凡蒂诺连任主席已经毫无悬念。于是,在未来新一个任期之内,如何在现有基础上,让国际足联的财源进一步扩大?

这无疑是因凡蒂诺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而通过卡塔尔世界杯赛的扩军,既然可以帮助国际足联在原有基础上增加3到4亿美元,也就没有理由不去积极推行扩军计划。换而言之,商业利益显然是因凡蒂诺力主扩军的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

站在中国球迷的角度,当然希望世界杯赛能够早日实现扩军,毕竟这意味着中国队进军世界杯赛的希望和机会将大大增加。但能否扩军?恐怕并不是像国际足联理事会3月15日所做出的决议中说的那样轻松,“进一步探究和分析这种可能性,能否有一个满足所有必须条件的联合扩军建议?以提交6月份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以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或者是像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所说的那样,“如果发生了,极好的;如果没有发生,也是极好的。”

坦率地说,扩军依然面临很多现实问题。首先就是另外增加16支球队,意味着将多出更多的比赛场次、需要更多的比赛场地。按照国际足联的可行性报告,让卡塔尔单独承办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于是,联办就成为了唯一选择。但在这份报告中,同样明确提出:可以与卡塔尔一起来承办比赛的国家包括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巴林和阿曼。

但是,自从2017年6月份,沙特联手阿联酋、巴林宣布与卡塔尔断交之后,联办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除非就像可行性报告中所提到的那样,“彻底恢复这些国家相互之间的关系。”但至少现阶段是没有可能的。

但是,站在卡塔尔的角度,除了科威特和阿曼之外,或许更愿意与伊朗、伊拉克、土耳其等这些国家一起联办,因为这些国家也是属于卡塔尔世界杯赛组委会在国际足联理事会会议后发表声明中所提及的“阿拉伯世界和中东地区”。

而且,相比而言,在“海湾合作委员会”的几个海湾国家中,科威特与阿曼尽管没有与卡塔尔断交,但仅仅只是因为科威特和阿曼相对较为独立,可以在卡塔尔一派和沙特、阿联酋、巴林这一派之间展开周旋,并不意味着科威特、阿曼与卡塔尔之间的关系“很铁”。

论国家之间的关系,恐怕卡塔尔与伊朗走得更近,就像伊朗队前主教练奎罗斯曾透露过的那样,伊朗国家队备战阿联酋亚洲杯赛全部费用都由卡塔尔足协承担。然而,在国际社会,像伊朗、土耳其等这样的国家恰恰又都不被认可的。

因而,在国际足联提交的那份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根本就没有提及伊朗、伊拉克、土耳其等这样的中东地区国家。当然,土耳其作为欧足联国家,将其排除在外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换而言之,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完全超出了足球范畴,尽管因凡蒂诺在此次国际足联理事会会议之前一直在斡旋,但真正涉及到实质性问题时,恐怕卡塔尔未必会让步,毕竟这直接涉及到国家利益。

而且,卡塔尔尽管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一种开放的姿态,但是,究竟是选择科威特还是阿曼?亦或是两个都选择?任何其中一个,或许会得罪另一个。此外,还涉及到另一深层次的问题,即未来究竟如何是否需要修复与沙特、阿联酋、巴林等国之间的关系?尽管都属于阿拉伯世界,但阿拉伯世界杯内部各种宗教、种族之间的关系之复杂,远非一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

这一点,其实从卡塔尔世界杯赛组委会事后发表的声明中也可以看出。因凡蒂诺给卡塔尔以巨大的压力,但站在卡塔尔的立场,迄今为止所有事务全部都是符合程序的,尤其是在法理上,没有理由让卡塔尔必须要和周围国家来分享、共同承办世界杯。这或许就是国际足联不得不将扩军事宜推迟到6月份才做出最终决定的原因。

不过,经济恐怕只是导致因凡蒂诺如此强推扩军的一个因素。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因凡蒂诺在3月15日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会议结束之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最后时刻所说的那一段话。

在被问及为什么一定要在卡塔尔世界杯赛上就扩军48队时,因凡蒂诺是这么说:

“为了足球运动的发展,这是我们决定扩军48队的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the main reason)。

如果你身处亚洲,打个比方,你有四个席位,也就是有四支球队可以入围世界杯,你有46个国家和地区,包括那些大国家(big countries)。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中,韩国、日本、伊朗总是能够入围,因为从历史角度来说,他们总是好的。于是,就只有1个席位,由43个国家和地区来争夺。

那么,你如何用认真的态度去对这些国家的人们说,‘投资足球吧,因为有一天你将会入围世界杯的!’即,43个国家和地区争夺1个席位,你相信吗?这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在因凡蒂诺的讲话中,“那些大国家(big countries)”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指中国和印度,无论是从人口还是国土面积,都可以称得上是“大国”。某种程度上,中国的分量或许要比印度更重一些,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在去年俄罗斯世界杯赛上,总共有7个合作伙伴、赞助商和供应商!全球知名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在《2018年世界足球报告》中曾有这样一句话:“包括来自中国的一批新的赞助商,帮助国际足联渡过了难关。”而印度则是没有一家。

在此番国际足联理事会会议上提交的那份2022年世界杯可行性研究报告中,在国际足联如何有效加大市场开发力度方面,明确提出希望通过扩军,将国际足联的合作伙伴由俄罗斯世界杯赛时的6个增加到8个;赞助商由3个增加到6至8个;此外还有20个地区供应商,包括亚洲地区的4个。

可以设想一下,假设中国队能够出现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赛上,相信中国企业会不顾一切地跻身赞助国际足联的行列。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因凡蒂诺出任国际足联主席之后,已经两次到访中国,见到了中国最高领导人。而其前任布拉特在任17年,曾多次造访中国,但从未见到过中国最高领导人。这样的级别和待遇,恐怕因凡蒂诺也心知肚明。

所以,尽管因凡蒂诺从来就没有说过、而且也不会公开说“世界杯赛提前扩军是为了让中国队能够更便捷地进军世界杯”,但在某些方面、某种程度上,或许就是在为中国队“量身定制”,希望能够让中国队尽早重返世界杯决赛圈。至于中国队进军世界杯赛后的“好处”,也就无需多言了。

抛开一旦扩军之后所面临的决赛阶段比赛的赛程安排、场地、酒店、交通等一系列硬件、软件等问题,回到足球本身。

按照2017年5月份国际足联理事会做出的2026年北美三国世界杯赛的席位分配,在48队之后,意味着亚洲将有8个席位,其他各大洲的席位包括:欧洲16席、非洲9席、南美洲6席、中北美洲及加勒比6席、大洋洲1席,另外两席将通过跨洲附加赛产生。

附加赛有6支球队参加,除了欧洲以外的五大洲各一支球队,另外还有主办国所在大洲的另一支球队。按照国际足联提交的卡塔尔世界杯赛扩军可行性研究报告,报告建议一旦决定卡塔尔世界杯赛扩军、名额分配按照2017年5月份国际足联理事会通过的决议执行。

在这其中,需要注意的是,亚洲有8个席位,但包括东道主卡塔尔队的名额。可是,一旦扩军之后,还有一个技术问题需要解决,即假设科威特、阿曼与卡塔尔一起承办2022年世界杯赛,那么,这两个国家的球队是否同样作为东道主直接入围决赛阶段比赛?

按照国际足联在去年俄罗斯世界杯赛之前国际足联大会上的决议,北美三国共同获得世界杯赛主办权时,除了美国之外,加拿大和墨西哥也已经自动获得了决赛阶段比赛资格。假设科威特和阿曼自动成为东道主,则意味着:亚洲区看似8个席位是增加了,但实际上就只有5个出线个,但实际还增加的有限。

而且,亚洲区的情况更为复杂的是,由于先前亚足联明确作出的决定是2022年世界杯与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是“合二为一”,在上个月的国际足联竞赛委员会已经批准了亚足联提交的竞赛方案。即:6月份先进行一轮主客场制淘汰赛,由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中在国际足联排名最后12位的球队参加。

6个胜者加上排名前34位的球队参加第二阶段40强赛,分成8个小组、每组5队,从今年9月份开始至明年6月份结束。其中,8个小组第一名加上4个成绩最好的第二名进入到第三阶段12强赛,这12支球队同时将获得2023年亚洲杯赛决赛阶段比赛入场券。

这之后,亚洲杯预选赛和世界杯预选赛再各自展开。参加12强赛的12支队伍争夺世界杯入场券;剩下的球队则将争夺进入2023年亚洲杯赛的余下12个名额。

一旦扩军48队,卡塔尔队、科威特队或阿曼队假设都直接入围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的话,则这几支球队仍将参加40强赛,因为涉及到争夺2023年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入场券的问题。但是,一旦40强赛出线强赛。这就使得亚足联必须要重新调整亚洲区的预选赛方案。

因先前国际足联已经批准亚洲区40强赛的分组抽签定于7月17日进行,假设国际足联在6月初(最晚是6月5日的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结束)才最终决定扩军48队,则亚足联也就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讨论整个亚洲区的预选赛竞赛方案,尤其是还涉及到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的问题。

一个可能的情况是:亚足联很有可能在40强赛中不再分八个小组进行,而且将组别缩小、增加每个小组的队伍数量,则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目前在亚洲范围内排名第八位的中国队恐怕就将直接失去“种子队”的身份。

所以,在扩军48队的情况下,亚洲区的名额看似是增加了(4个变成8个),但东道主有可能直接占据3席。于是,对中国队来说,看似“希望大增”,实则依然竞争惨烈,因为像韩国队、日本队、伊朗队、澳大利亚、沙特队这参加了俄罗斯世界杯赛的五强依然将要征战预选赛,中国队的出线形势依然非常严峻!

2022年世界杯赛扩军48队,对中国队而言究竟是“利好”还是“关系基本不大”?相信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3轮不够!U23国足盼更多热身 迪拜杯被安排战越南?

中国足协2月28日正式下发了99年龄段U23国足的集训通知,这支球队将参加3月下旬的迪拜杯。这意味着U23国足将时隔两年首次走出国门参加国际热身赛,为今年9月份的杭州亚运会进行准备。据悉参加今年迪拜杯的参赛队已经由8队增加至10队,从中也可以看出这项赛事的受欢迎程度。

今年2月上旬,伊拉克媒体称受到疫情影响在停办了两年之后,迪拜杯今年将重新恢复,而且将有8支球队参赛,包括中国、伊拉克、乌兹别克、沙特、卡塔尔、越南、东道主阿联酋以及唯一一支欧洲队克罗地亚。

不过根据最新消息显示,日本以及泰国队也已经提出参赛,这使得参赛队伍达到了10支,是迪拜杯自2017年创办以来参赛队最多的一届。这其中,泰国U23是2017年首届赛事的参赛队,而且还获得了冠军,而中国U23国足则是继2017年的95年龄段队伍之后第二次参赛,当时还获得了亚军。

泰国足协与赛事组织者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在2018年还专门在泰国主办了一项名为“曼谷杯”的U19四国赛,当时中国99年龄段U19国青队、阿联酋国青队就曾应邀参加。此次越南队将第一次参加这项赛事,泰国方面获悉之后不甘示弱,强烈要求参赛,组委会方面当然不会拒绝。

日本队曾在2018年派队参赛。本来日本国奥队并没有参加计划,但日本足协事先已经预留出了国奥队的集训时间,在组委会方面发出邀请之后,日本足协同意派队参赛。

按照相关规定,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一支国字号队伍最多进行三场比赛,此次迪拜杯的时间也正好是利用这个窗口期。参赛队于3月20日报到,至29日比赛结束,前后总共10天时间。

据记者了解,此次迪拜杯的组委会总共安排10支球队进行三轮比赛,具体比赛时间是3月23日进行第一轮角逐;3月26日进行第二轮角逐;3月29日则是排名赛,决定最终名次。

至于比赛对阵,则由组委会任意安排,但也会有相关的回避原则。由于参加这次比赛的均为各国的U23队伍,而且也都是在为今年6月份的第五届U23亚洲杯进行练兵,但只有中国队(预选赛弃权)以及来自欧洲的克罗地亚队两支队伍不参赛。所以,未来U23亚洲杯分在同一小组的球队,将肯定不会在这次赛事中的前两轮中进行交锋。在本届U23亚洲杯上,乌兹别克和卡塔尔队同分在第一小组,泰国和越南队同分在第三小组,沙特、阿联酋以及日本队同分在第四小组,所以前两轮比赛中肯定不可能安排他们进行对阵。而且,组委会也会根据参赛队各自提出的要求,尽量满足对阵需求。

在这种情况下,10支球队进行两轮比赛,按照积分高低排出具体座次。积分相同的情况下,以净胜球、进球数来决定;如果依然一样,则以红黄牌数来排定;假设依然一样,则抽签确定名词。在第1到第10名排定之后,3月29日的最后一轮比赛,排名前两位的队伍对决,争夺冠军;排名第三四位的队伍对决,争夺第三名;以此类推,直至决出最终各队的名次。

按照中国队的想法,如果有可能的话,在这三轮比赛期间还希望能够联系其他对手穿插安排教学赛,即让双方之前没有出场的球员再进行比赛。因为在目前的疫情下,进行国际比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而中国U23国足也希望能够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多安排几场比赛,让所有球员都能够获得锻炼的机会。

不过由于这次参赛队中有越南队,在不久前的12强赛中国足客场输给了越南,引起了国内舆论一片哗然。据悉这也让赛事的组织者非常感兴趣,甚至考虑是否能安排中国U23国足与越南U23国足进行一场对决。一旦如此,这无疑将引起国内各界的高度关注,而这同样也将给U23国足无形之中带来不小的压力,假设连99年龄段U23国足都无法赢下越南U23国足,则中国足球恐怕将更进一步成为国内社会各界声讨的对象与炮轰的靶子。

当然,迪拜杯的最终赛程尚未排定,因而目前尚不清楚组委会是否真的会如此安排。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